021-65877412
首页 > 新闻资讯 > 内容

儿童助听器使用常见误区

编辑:上海新耳电器有限公司  时间:2018-06-13


  按照年龄来划分,使用助听器的人群数量呈哑铃型,即:16岁以下的患者和60岁以上的患者是助听器使用最多的群体,而年龄在30左右的则相对较少。正确使用助听器是小儿听力康复中至关重要的一步,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和老年人相比,小儿面临的问题更多,这是因为儿童年龄小,无法清楚表达自己的需求,也无法反馈助听器使用效果好坏,更重要的是小儿助听器验配涉及更多的人为的环节,包括小儿家长的意见、学龄儿童老师的看法、婴幼儿的医生等专家技师和亲朋好友的意见,均能左右小儿助听器使用成功与否。当然,在整个过程中,最大的问题是由于小儿听力状况无法及时获得导致助听器验配师只能盲人模象,雾里看花,依赖直接和经验来验配助听器,因此,难免出现问题。

从助听器的验配理论和实践来看,儿童并非“小大人”已是共识,前者因其自身特点有别于成人:比如听觉系统发育程度,心理状态、视觉、智力、反应能力等方面都与成人存有差异。而助听器作为一个特殊的康复技术,自己无法因人而异,必须依靠助听器验配师和家长的配合,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鉴于此,作为普及听力学知识的系列文章,专家根据国内儿童助听器验配的现实和具体特点,参照国外儿童助听器验配的规定,分析了目前小儿助听器验配出现的问题和困惑,总结出以下五种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现象,称其为误区是因为,如果这些问题不能及时解决,势必给家长和相关专业人事,造成误会、困惑甚至误导。

 

(一)最贵的助听器才是适合小儿的最佳助听器。

 

      这种看法代表了一部分家长在选择助听器时采用的标准,一种比较普遍的误区。其实,产品价格高低主要反映在产品本身的技术和产品市场定位,价格和效果没有直接关系,简言之,并非越贵的助听器,效果就越好。这条规律在其他行业如此,在听力康复领域更是如此。助听器定价主要取决两个因素:一是助听器使用的技术含量多少,直接体现出该产品研发投入多少,比如现在市场上推出的大部分高档助听器均具有无线技术和信息传输能力,瑞士峰力公司开发的CORE多媒体平台、丹麦奥迪康推出的双耳动态平衡和无线蓝牙科技的RISE平台以及美国斯达克的Drive多核处理器等均属于这种类型。由于这些技术需要专门的技术支持和处理,是一般助听器无法做到的,因此这些技术投入很大,价格相对昂贵可以理解;但是这种技术是否是一个只有6个月的婴儿助听器的首选?值得推敲,属于验配范畴的决策。

 

      第二个决定助听器价格的因素是该产品的市场定位,通常厂家根据各自助听器在市场的位置,按照价格将其分成入门经济型、中等价格的商务型和昂贵的高档型,这种分类和助听器验配适合的年龄段并无对应关系。显然,仅从价格来考虑助听器,可能选择了一款具备了所有先进技术,但并不一定适合小儿使用,既浪费,效果也不明显。

 

      因此,我们建议在选择助听器时,千万不要用价格作为标准,而是根据小儿的具体听力状况和希望达到的听力康复目的来购买所需的助听器。其实,大多数有实力的厂家,除了根据价格和市场策略分类助听器外,还有其他的方法,比如根据儿童的特点,厂家一般都专门设计了儿童助听器。这种助听器的外形经过专门设计,适合儿童使用,比如儿童耳钩、具有特大功率但是体积小的13号电池助听器、有电池门锁的助听器、有电感和音频输入适合和无线调频设备联结等等。瑞士的峰力公司、丹麦的奥迪康公司、美国的斯达克公司、丹麦的唯听等均有系列的儿童助听器产品,家长应该首先厂家要求能提供相关的信息和咨询。

 

(二)带上助听器后,我的宝宝还是不能叫“爸爸妈妈”。

 

      许多家长在自己小儿刚刚带上助听器后的第一个反应便是让小儿叫爸爸妈妈,如果患儿不能做到,甚至完全听不懂时,家长往往非常失望,之后便认为助听器效果不好。这种急于求成的心态可以理解,也折射出我们对助听器持有过高的期望。助听器不是药品,也不是手术,一针下去无法立竿见影,听力康复是一个漫长有序的过程,任何侥幸心理势必影响对小儿按部就班的系统康复培训。助听器的主要功能是帮助听力损失的儿童,提高对声音的感知,我们称为可听度。先有听得到,才能有尔后的听得懂。二者不能画等号。听得到是一个可以定性定量的心理声学过程:在满足其他条件基础上,随着助听器增益的增加,听障儿童能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多(响度)、越来越清楚(信噪比改善)、声音范围也越来越广(聆听各个频率的声音)。可听度的改善需要一定时间,尤其是听力损失超过90dB的儿童,至少需要6个月以上的持续不断的聆听和练习,才能有较好的效果。因此,希望刚刚带上助听器便能听得清楚说话,并能做出相应反应是不现实的。

 

      听障儿童从可听度阶段进入可懂度,不仅需要合适的助听器,更重要的是需要系统的听力培训和个体心智发育等,包括对各种声音的训练,需要一系列听觉发育和改善的过程,比如从听到见到能分辨出聆听的声音,从声音的记忆联想到声音附带的信息,这些复杂的听觉过程也不是助听器一带便能解决的问题。所以,正确理解助听器的作用,对自己小儿听力康复效果应该具有客观合理的期望是小儿听力康复成功的重要条件。

 

(三)你宝宝ABR已经110分贝了,还听不到声音了,不用配助听器了。

 

      这种误区不是来自家长或患者,而是来自医生,由于缺乏对儿童听力康复基本知识造成的。这个误区有两个问题,一是ABR测试结果的解释,二是重度听力损失儿童是否需要使用助听器。关于ABR预测小儿行为听力阈值的有效性和适用性,专家网已在《儿童测听四大误区》一文中有详细阐述,这里我们只想重申ABR测试的是患者脑干部位对声刺激的反应阈值,通过这些反应阈值再来预测小儿的听力阈值。因此,将小儿对某一刺激声强度反应与否视为患者听力阈值,稍嫌牵强,应该避免。

 

      关于极重度听力损失小儿是否也能得益于助听器在国际上已是不争事实,2004年美国听力学学会颁布的《童助听器验配指导方案》是小儿听力康复领域中的一份非常重要文件,已在当年由蒋涛等译成中文,在听力学杂志上发表。其中对于极重度听力损失儿童是否需要佩戴助听器,该文有明确规定:“虽然听性脑干诱发电位 (ABR)不能引出任何反应,极重度听力损失的儿童也必须配助听器。”现代助听器技术高度发展,许多助听器能提供超过80dB增益和140dB的输出,还有许多配套的功能,儿童助听器验配适用范围已经从过去的90dB 增至100-105 dB。大量研究也已充分表明,助听器不仅能帮助极重度听损小儿学习言语,还能训练患儿对声音的感知和分辨,这种放大的体验和效果,对于尔后患儿听觉康复有着重大意义,即使选择人工耳蜗,也助于重度和极重度听力损失的婴幼儿的早期听觉训练。所以,单纯因听力损失过大而放弃选择使用助听器既不明智,也不科学。

 

(四)目前国内儿童助听器验配基本沿袭成人的方法是第四个需要指出的误区。

 

      大部分助听器验配中心缺乏儿童助听器验配所需的硬件和软件基础。硬件指的是测试真耳-耦合腔差值(RECD)设备、调试儿童助听器的配件等,软件指的是为儿童验配助听器所需的配方软件(DSL 5.0或NAL-NL2)、评估儿童助听器使用效果的技术条件等。如果没有具备这些重要条件,严格讲是无法有效地开展儿童助听器验配工作,效果也受到影响。首先,我们知道婴幼儿耳朵从出生后,一直处于不断发育过程之中,尤其出生后的两年发育最快,到七岁后逐渐定形,十岁后才停止。期间,耳廓大小,外耳道大小、硬度、方向等都在不断变化,例如目前助听器验配常用的耳道声学参数都是以成年人的平均数据为基础,而研究显示新生儿的耳道共振曲线的峰值频率是成人平均的2~3 倍;儿童的真耳-耦合腔差值要到五岁时,才逐渐接近成人均值。因此,在现实中,用成人均值为儿童助听器验配计算目标增益等重要参数,显然有误。另外,我们还需考虑小儿的外耳特点,较柔软的耳模对于小儿较好,并需不断更换,适应其外耳道发育,避免声反馈或过渡放大等问题。

 

      因此,专家建议,当家长选择在什么地方为自己小儿验配助听器时,除了应该考察专业机构的商业信誉和资质外,更应考察验配店是否具有足够的专业知识和儿童验配的经验,要询问是否具有必备的技术手段等,比如真耳测试仪器、真耳-耦合腔差值模块、适用于儿童的声场测试条件等。只有当医院或验配中心具备这些条件,才能和聋儿长期合作。小儿听力康复需要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取得较好的效果,严格挑选合格的助听器验配和服务中心是成功的首要条件之一。

 

(五)单侧听力损失的小儿,不需使用助听器,因为好耳照样能听到。

 

      在解释为什么这是误区前,让我们先看看单侧听力损失到底是个别小儿的问题,还是一个较为普遍的事实。流行病数据显示,新生儿的单侧听力损失发生率为0.083%,不到千分之一,新生儿重病监护区的发生率要高得多,约为0.32%,显然,单侧听力损失发生率并不低,已经接近新生儿听力损失发生率,而后者已经成为儿童听力健康的保健措施之一。所以,我们不能忽略单侧听力损失的存在。从单侧听力损失对小儿发育的影响来看,如果不使用助听器,虽然他们的好耳能听到正常人说话,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却面临许多听障问题,噪音下理解言语的困难、方向性辨别能力下降、无法利用双耳效应等。数据显示35%单侧听力损失儿童至少在其学习生涯中留过一次级,13.3%的儿童需要特殊帮助才能继续学习,20%的单侧听力损失儿童被其教师评为有严重纪律问题,50%的儿童学习难以获得较大进步。

 

      同样,《儿童助听器验配指导方案》明确要求 “这类儿童应该使用助听器”。助听器除了能帮助小儿更有效地聆听言语、学习讲话等外,保持对差耳持续不断的听觉信号刺激,能避免所谓的听觉剥夺现象出现,即:差耳不仅失去听觉敏感能力,还会失去该耳即便在理想的聆听条件下无法利用听觉放大的能力。简言之,假设小儿没有持续的接受声音刺激,即使最新的骨锚式助听器械也不会有较好的效果。失去对声音强度感知的能力和失去对声音辨析解码的能力是不一样的,后者利用声音的能力则是为差耳的任何未来康复可能性画上句号。所以,在对待单侧听力损失是否需要使用助听器上,我们最好不要轻易否定。

 

      综上所述,儿童助听器验配是一个系统工程,也是一个长期项目,目前在国内有不同的问题,不过专家从中选出上面五个具有代表性的误区,进行解释和阐述,目的是让家长、老师、医生和听力专家更加重视小儿听力康复的现状和发展。我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儿童助听器验配是新生儿听力筛查中的一个重要部分,筛查出来的新生儿一般年龄不到一岁,为这个人群选择、调试和评估助听器一直是一个巨大挑战,冲出上面的误区将会极大改进儿童助听器验配的质量,进而提高助听器使用的数量。


大功率助听器|耳背式助听器|奥迪康助听器|防噪音耳塞定制|助听器专卖店|定制式助听器